EN
日本語

律师文库

主页 > 专业研究 > 律师文库 >

关于新修订《药品管理法》中有关反商业贿赂条款的解读

2019-08-28


作者:周航褚振亚彭婷

  2019年8月26日上午,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经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将于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

  该新法的通过,在社会上引起热议。在众多评析、解读中,我们发现,有观点认为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中,关于医药行业的反商业贿赂条款未向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看齐,二者在医药行业内,就交易相对方是否被排除出受贿对象,交易双方的回扣是否是商业贿赂条款的重点存在分歧。

  对此,我们持不同观点,认为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与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之间在反商业贿赂上其实无明显分歧,在对“商业贿赂对象”的定义上实际是一脉相承,方向一致的。实际上,“商业贿赂对象”是判断“商业行为性质”是否构成贿赂的重要因素,但非唯一。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中列举的三类“商业贿赂对象”将“交易相对方”排除在外,是因为直接给予交易相对方的“回扣”在如实入账的前提下,更加接近于“折扣”概念;而“回扣”本身是一种非法的利益,最终给予的往往是交易相对方中的自然人。由此可见,“交易双方间的回扣”并非不再是商业贿赂条款的关注重点。旧法对“商业贿赂对象”的模糊规定导致无法清晰理解经营者在交易中实施的“回扣”行为;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明确“商业贿赂对象”,对“回扣”与“折扣”进行区分,以进一步夯实商业贿赂行为的本质特征。另外,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第八十八条中使用了“回扣”一词,并与“其他不正当利益”并列,凸显了“回扣”属于不正当利益的非法属性,以区别于正常交易中如实入账的“折扣”;其次,通过三个“禁止”,明确表达了严禁商业贿赂的立场以及严禁药品机构与医疗机构作为交易相对方之间的行贿、受贿行为;再次,“禁止”的对象既包括了单位(药品机构与医疗机构),也包括了单位中的相关工作人员(医疗机构的负责人、药品采购人员、医师、药师等有关人员)。这些内容实际上与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禁止商业贿赂条款内容保持一致,而非冲突。

  附相关法条: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Linkedin

通过邮件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