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日本語

律师文库

主页 > 专业研究 > 律师文库 >

聚焦:浅谈保密协议的设定规则与《劳动合同法》违约金条款的二三事

2019-08-22


  近期,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了修改,而本次修改全部集中在"商业秘密"条款。

  商业秘密(TradeSecrets),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例如:管理方法,产销策略,客户名单、货源情报等经营信息;生产配方、工艺流程、技术诀窍、设计图纸等技术信息。商业秘密是企业的财产权利,它关乎企业的竞争力,对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有的甚至直接影响到企业的生存。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包括商业秘密所有人和经商业秘密所有人许可的商业秘密使用人。当商业秘密遭到侵犯的时候,所有人和使用人都有权要求侵害人停止侵害并承担法律责任。

  案例回放

  2013年7月30日,吴某进入一家实业A公司任销售,A公司与吴某签订《商业秘密保护协议》一份,约定吴某应对其在工作期间获悉的商业秘密进行保密,并约定违约金10万元(后在解除劳动关系时于"解除劳动协议书"中变更为6万元并附此《商业秘密保护协议》内)。2016年4月1日,A公司与吴某协商解除劳动关系。2016年2月19日吴某在尚未办理离职手续的情况下,与他人合资成立一家与A公司业务雷同的B公司,担任法人代表,并将A公司销售数据、采购信息、产品相关的照片、型号、尺寸、价格、客户联系方式等信息拷贝到B公司电脑上。后被A公司发现后向所在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后该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一份,对吴某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及罚款4万元的处罚决定。2017年7月27日A公司向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对方停止侵权行为,赔偿经济损失。

  庭审过程

  A公司表示,被告吴某原系原告的外销员,双方于2013年7月30日签订《商业秘密保护协议》一份,协议对商业秘密及保护范围均做了明确约定。然而被告无视双方约定,在工作中盗取大量商业秘密,并全部向B公司披露。原告发现后向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该局经调查后在被告及B公司的邮箱中发现被告积极联系原告的保密客户,向客户发送报价单,意图以低价获取订单,该局认定被告与B公司侵犯商业秘密事实成立,分别对二者做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但被告在被行政处罚后,又与某厂联合联系原告保密客户,发送报价单,恶意低价竞争,原告为维系客户不得不降低产品售价,从而造成原告蒙受损失。

  被告吴某答辩称:1、原告所谓的客户名单不构成商业秘密,被告并未侵犯原告商业秘密。原告所称的客户并非其独有,这些客户并不是仅和原告进行交易,同时也在阿里巴巴等网站公开询盘,该事实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亦有认定。2、原告关于被告徐披露、使用其客户资料的说法,唯一依据就是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但是该决定书并没有生效,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且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对该事实的认定有误,在认定吴某为B公司的实际经营者后,又认定吴某披露了原告的商业秘密,存在矛盾之处。3、原告要求的经济损失缺乏依据,原告仅仅是将与其进行过交易的客户以及查询到的客户信息当成商业秘密,形成上述信息不需要成本,自然不会有损失。4、原告起诉的系两个侵权行为,不应该在一案中进行主张。综上,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根据与被告徐玲君签订的《商业秘密保护协议》要求被告徐玲君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万元,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徐玲君之间有关于侵权赔偿的约定,应该从其约定。但双方先后在2013年7月30日及2016年4月1日签订两份协议,其中2016年4月1日的协议中约定违约金为6万元,该份协议签订在后,应视为双方对2013年7月30日的协议进行了变更,故本院认定按照变更后的金额6万元确定赔偿数额。

  判决如下:

  一、被告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联系原告保密客户的行为;

  二、限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6万元;

  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焦点分析

  本案的焦点问题,笔者认为在于除法律规定的在竞业限制条款中可以约定违约金外,在其他相关协议中是否可以约定违约金。

  我国《劳动合同法》规定:

  第二十三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以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守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保密事项。

  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

  第二十五条除本法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三条规定的情形外,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

  我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只有在竞业限制条款中可以约定"违约金",本案中法院裁判结果却依据双方约定的《商业秘密保护协议》内附之《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中约定的违约金进行了判决。一方面,体现了法院在判决时尊重我国民事法律中以双方合意为优先的原则;另一方面,也出现了一个问题,既然《劳动合同法》规定了只有在竞业限制条款中可以约定"违约金",那么法院的裁判依据或者说裁判思路源于何处?带着这个疑问,笔者通过资料检索和法律研究,找到了裁判法院当地相应的适法规定来为我们解答这个疑问,即《宁波市企业技术秘密保护条例》。

  《宁波市企业技术秘密保护条例》规定

  第十二条企业在经营活动中可以根据企业技术秘密保护的有关规定,与合同另一方在合同中订立保密条款,或与之签订企业技术秘密保密协议。

  第二十一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属于侵犯企业技术秘密:

  (一)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企业技术秘密的;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企业技术秘密的;

  (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企业技术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企业技术秘密的。

  第三人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违法行为,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企业技术秘密的,视为侵犯企业技术秘密。

  根据上述情况阐述,可以看出《宁波市企业技术秘密保护条例》突破了《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为只有在竞业限制条款中可以约定"违约金",而《宁波市企业技术秘密保护条例》却规定"当事人之间在有关协议中对经济损失赔偿额有约定的,按照约定赔偿。"同时,"有关协议"一词,无形中扩大了条款适用的对象。

  法院虽在裁判结果中并未提到《宁波市企业技术秘密保护条例》,但裁判思路却与之吻合,凸显了此类案件处理方式上的地域特性。

  结语

  随着社会的日新月异,竞争愈演愈烈,这不仅仅指个人之间的竞争,还包括了公司之间甚至是国家之间的竞争。而商业秘密重要地位越来越凸显出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应该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反对不正当竞争。而为统一裁判口径,国家强制力的介入,以及出台更加细化、更加明确的法律规定势在必行。由本案可看出,为解决社会矛盾,保障商业主体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经济的良性发展,法院大胆根据当地适法规定作出裁判,解决了社会矛盾,维护了市场经济秩序,为新时代司法实践做出了优秀表率。

  本文所举案例,不一而足,当笔者仍希望给广大企业以及劳动者以正向参考。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Linkedin

通过邮件

分享给朋友